涨疯了!澳洲房价每周涨$1990,工资的3成要拿来还房贷?一起看8月房价!

8月全澳房价公布:2021年1月以来最低涨幅

尽管两大城市——悉尼和墨尔本——几乎整个8月都在封锁当中,澳大利亚的房价在8月仍然录得正增长。根据 CoreLogic 的全澳房屋价值指数,8月澳洲住宅价值上涨了1.5%;但也是今年1月以来的最低月度增长率。

除了达尔文 (-0.1%) 之外,每个首府城市的房价都录得上涨。悉尼单月上涨1.8%,中位房价达$1,039,514。霍巴特在过去一个月中涨幅最大,为2.3%,中位数达 639,219 澳元。其次是堪培拉(2.2%)。


墨尔本同样录得2021年 1 月以来的最低月度涨幅。8 月墨尔本的中位房价增长了1.2%,略低于7月的 1.3%。中位房价达到$769,968。

其中,墨尔本独栋屋房价中位数上涨 1.4%,达到$ 954,496 ,而单元房也小幅上涨 0.5%,达到$ 615,909。

数据显示,澳洲已经创下1989年以来最快的房价年涨幅。在2021年的前 8 个月,澳大利亚的房价已经上涨了15.8%,比一年前上涨了18.4%。这是什么概念呢?以澳元计算,澳洲的住宅价值一年增长 $103,400,即每周 1,990 澳元。

相比之下,澳大利亚的工资平均仅以每年 1.7% 的速度增长。

8月的房价指数进一步证实,在经历了今年 3 月的高峰后,包括墨尔本在内的全澳房价增幅正在放缓。2021年3月是澳洲房价的高光时刻,全澳房价在一个月内上涨了 2.8%,其中悉尼房价上涨了 3.7%。

阅读推荐👉:牛!澳洲房价创32年最快增速!涨是一定会涨的,只是涨几位数的问题

一直有种说法认为,澳洲房价越封越涨。CoreLogic 的研究主管 Tim Lawless 间接否定了这一说法。根据他的解释,和持续的封锁比起来,增速放缓的主要原因可能更多地与日益严重的房价负担能力有关。他还表示,之前房价的快速上涨是“不可持续的”。


“过去一年里,房价上涨速度几乎是工资增长的11倍,这为尚未买房的人设置了更大的入场壁垒。封锁对消费者情绪产生了明显的影响,但迄今为止,封锁主要导致房源挂牌数量下降,并在较小程度上导致房屋销量减少,对价格增长势头的影响较小。可供购买的房产持续短缺很可能是房价上涨的核心上行压力。”

澳洲房地产估值预计很快突破9万亿!

今年 5 月,CoreLogic 宣布,澳大利亚住宅房地产的总价值首次突破 8 万亿澳元大关,但这一数字正在快速上升——主要是受到墨尔本和悉尼房价飙升的推动。Tim还表示,整个数字将会很快突破 9 万亿


CoreLogic 的数据显示,在本财年初,悉尼的住宅房地产总价值高达 2.53 万亿澳元,而墨尔本住宅的总价值为 1.74 万亿澳元。

  • 悉尼 $2.53 万亿

  • 墨尔本 $1.74 万亿

  • 布里斯班 $6267 亿

  • 阿德莱德 $3075 亿

  • 珀斯 $5288 亿

  • 霍巴特 $623 亿

  • 达尔文 $259 亿

  • 堪培拉 $1430 亿


布里斯班、阿德莱德、珀斯、堪培拉、霍巴特和达尔文的房地产市值加在一起,总计为 1.694 万亿澳元,还不及墨尔本一个城市。


The Demographics Group 的社会人口统计学家 Simon 表示,考虑到悉尼和墨尔本这两个城市的规模很相似,但悉尼明显比墨尔本的住房价值更大。一旦墨尔本的人口赶超悉尼,房产价值就会发生变化——长期以来,人们预计这种情况会在 2020 年代后期发生。但由于Covid,我们将不得不拭目以待。

三成收入拿来还房贷?!

澳洲住房可负担性正在暴跌

一项新的研究显示,澳洲一个平均家庭,每周收入中位数约为$2018——或每年约$104,936 ——现在必须抽走他们工资的三分之一以上来还房贷。


澳大利亚房地产协会REIA 最新的住房负担能力报告显示,自 2001 年以来,维州的住房负担能力已经下降了 9.7 个百分点。

维州房屋的平均住房贷款额已飙升至 568,188 澳元,比 20 年前的平均 157,064 澳元增长了 261% 以上。

REIA 主席 Adrian Kelly表示,住房短缺正在推动房价格飙升和可负担性暴跌。

在本世纪之初,一个平均家庭曾将每周$951中位收入的 26.5% 用于偿还房贷,而现在抵押贷款还款占每周$2018年家庭收入中位数的 36.2%

尽管过去 20 年家庭收入增长了 112.1%,但Kelly先生补充到,这还不足以跟上房价上涨的步伐。意味着首次购房者和低预算家庭,首当其冲地承受着日益恶化的住房负担能力。

Covid-19 期间,不少首次购房者度过了一段美好的时光,因为很多租户的不确定性,投资者离开了市场,这给自住买家减轻了不少压力。而等投资者重新回归时,自住买家又将面临更大的竞争。

Kelly先生表示,2008 年 9 月澳大利亚的住房负担能力最差,(个人平均)收入 的 45.8% 需要用来还房贷。但随着房价预计将进一步攀升,他表示这只会在未来成为一个更大的问题。


3 次查看